水桔糕

圈名凌雁,文画双修的渣渣
赤道上的极地居民

???我搞不懂lof这个尿性了自己评论不能超过六条是吗


【暴卡R18】关于重蹈覆辙的用法

关键词:会议,当众,掩盖,浴缸

论卡总的演技和中文水平

链接走评论√

补档后的链接
https://m.weibo.cn/status/4315350981624904?

知谓忧:

表白所有产粮的太太,每一个位都是最好的太太。 ฅ( ̳• ◡ • ̳)ฅ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杰克个人向】《凋零》私设身世推演慎入

-杰克身世 含部分杰克推演 私设如山

自设我流 长条预警 睡前读物

第一人称预警



对我来说,母亲是个陌生的名词。

关于那个女人最初的印象,便是她与一个男人在偏僻的小巷里谈话。伦敦阴暗的天空给她的面孔打上灰白底色,黑发披散在两肩形成一副完美的素描画。素描动了起来,嘴唇翕动着吐出一串对那时的我来说过于生涩的词句。只记得最后她面有悲色地转过身去,将我交给了那个一身笔挺礼服的男人。

她说,我应该称呼他为父亲。

此后我一直在父亲家里生活,父亲的家装潢华丽,处处透着一股贵族气息。他给我换上小皮鞋和小礼服,告诉我怎样吃饭才更优雅,教给我怎样行礼才能获得女士们的好感。父亲很慈祥,从不对我斥责打骂,满足我所有的要求,却总是在躲避我,不愿与我多说一句话,不愿多看我一眼。他看见我就好像看见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心只盼我早些离开他的视线。唯一的禁令便是不准提起母亲,那仿佛是他心头的一道伤疤。为了让父亲高兴,他希望我学医我就拼命的去学,直到以最优成绩取得外科资格证书;努力的遵守所有规矩,功课,绘画和音乐全部过关,也只是换来他沉默的抚摸。那时的我几乎浸泡在忧郁中,对母亲的消失和父亲的冷漠抱以怀疑和愤怒,直到几年后再次见到了母亲。

那天我跟随父亲去看歌剧,不太舒服便提前回了家。踏下马车的一刹那,蓦然发现有个女人在大门一侧的黑暗中探头探脑鬼鬼祟祟。只以为她是个风尘女子,未曾想的太多便上前询问。她显得异常慌乱,目光不住的在我身上游移,唯唯诺诺答了几句便逃也似的离开。一时间不禁有些疑惑,那样浓妆艳抹又如此急促,难不成是父亲在外做了什么亏心事?

回房深夜辗转难眠,门外女佣闲谈声响嘁嘁喳喳传过来,正觉烦闷扰人下床想驱散她们,却被她们所谈内容绊住了脚动弹不得。

“哎,你看见了吗?那女人今天又来偷看少爷了,肤色挺白,个子挺高的一个妓女”

“真的?一个妓女总来这里乱晃,有碍老爷的名声吧”

“可不是嘛,少爷今天还看见她了”

“看见他了?怎么回事快跟我讲讲”

“少爷今天从外面回来,正巧在门口看见她,就是平常那做贼一样的样子,能不让人怀疑吗?少爷当然要问她了,那女人没说几句就跑了”

“哎呦呦,他跑什么呀?怕不是看上了少爷吧”

声音骤然压低了几分,我不得不紧贴着墙壁才听得见。

“你知道老爷房里那个女佣吗?她可是一直跟着老爷的。据她说呀,这女人总是来看少爷是因为想儿子了――”

“儿子?少爷是她儿子?这么丑的事情……”

“可不是!老爷心里有愧才把少爷接来养着的,她可倒好,天天跑过来偷看少爷,也不怕少爷看见了,还不掂量掂量自己身份”

接下来的对话我一句都没听见,只觉一股寒气自心底涌起,脑中一片天旋地转险些摔倒,身体靠着墙壁缓缓滑落,目光呆滞,心中不断重复着那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我母亲是个妓女。

最厌恶最下贱的妓女。

从怀疑、厌恶以及愤怒中清醒过来已是清晨,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肢体脚不沾地地走去洗漱。将脸庞清洗干净后抬头与镜中的少年对视,脸色苍白衬的眼眶下的两抹乌色越加明显。多么讽刺!看着这张养尊处优处处透露着贵族气息的面孔,谁会想到他的母亲却是最不堪的那种人?自以为优雅高贵一尘不染,又有谁知道他血管中流动着妓女的基因?魔鬼发出尖笑嘲弄这个近乎崩溃的孩子,正翻滚挣扎间敲门声突兀响起“少爷,老爷叫您下去吃早餐。”

不能让父亲发现。脑中划过这个念头后稳住情绪张口随便应了一声。门前脚步声渐渐远去,狠狠抓了抓头发强迫自己看上去正常些,整理好仪态走下楼去。

一如既往的沉默。父亲还是那个样子,坐在餐桌尽头翘着腿啜饮咖啡,目光流连于手中报纸对我的到来无动于衷。咽下一口面包抬眼看向父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竖起的报纸挡住了他大半张脸。是在躲避什么,亦或是不想面对么?

已经不记得是怎么吃完早餐又是怎么回到楼上的了。吩咐管家给家庭教师请了假,一个人倒在床上将脸埋进被子,熟悉的黑暗扑面而来,柔软又致密得让人窒息。

那天晚上下了雨,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街上昏暗的煤气灯在风雨中闪闪烁烁几欲熄灭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积着水,呼出的气在玻璃上结了雾,肆意横流的水迹变得模糊起来。天空、墙壁、地面、路灯,一切的一切都是黑的,阴沉得可怕。那个与我有有血缘关系的女人,现在又在哪处摇着酒杯同男人调笑呢?

虽然不想却不得不承认,几天后我逐渐从浑浑噩噩的状态走了出来,开始有些不可觉察的东西在心底发芽,悄悄生长暗暗壮大,沿着血管蜿蜒而上,腐蚀骨头啃噬肌肉。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侵占心脏的机会,彻底掌握这具身体的机会。

后来的几年中我还见过她几次,有时她提着裙角小心翼翼地迈过水洼,有时她不顾头发纷乱挤在人群中偷偷看我一眼,最后一次见她是在酒馆门外,她喝醉了衣衫凌乱,靠在墙上满身酒气。我拉低帽沿匆匆走过,难道酒精这东西真有那么大的魔力?

还是一个下着细雨的早上,一个丧葬队从街口转过来,那死者身后几乎没什么送葬的人,也没有神父。队伍走得很急,人们显然想一切从简,尽快结束葬礼。我走上前去行礼问道:“请原谅我的冒昧,我见这葬礼没有神父所以跟上来问问,去世的那位先生是谁?”

“是个妓女,叫伊莎贝尔还是伊莎贝拉什么的,反正是同这差不多的一个名字。两天前生病死了,我们得把她抬到城外墓地去。”

这身份令我在意起来,继续问道:“那您知道死因吗?如果我请求您将关于她的事情讲给我,是否有些失礼?很抱歉,这件事引起了我的兴趣。”

这位先生显然有些不耐烦,态度冷淡了下来:“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一个妓女为什么引起您这位绅士如此大的兴趣,但是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在同行的时候告诉您她的故事,我们不能在这儿耽误太多时间。”

我将雨伞撑开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继续说道:“她是因为患重感冒去世的,或者也可以说是因为酒。上星期那场大雨您还记得吗?那天她急着从伦敦西区回来――谁知道她跑到富人区那边干什么?路上碰见了几个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闲得无聊想拿她取乐,便把她骗进酒馆甜言蜜语的哄她喝了不少。酒钱当然也算在了她头上。社会上总是有这些不务正业的人在,您说是吧?”

“当她从酒馆出来时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可怜的女人没走多久便下起了雨,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那几个混蛋拿走了,哪里还会有伞?您知道,那些老百姓是没有什么慈悲心肠的,没人在意她的状况。她被淋得透湿,最终支撑不住倒在街巷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这么一折腾,她得了重感冒,没几天就去世了。”

讲到这里那人便打住了,过了一会后他补充道:“当时她倒下的地方离她的住所只有30英尺了,真是可惜啊。”

雨滴从伞沿滴落,水坑溅起的水花沾湿了裤脚。我问道:“先生,您知道她的相貌吗?”

“嗯,让我想想……个子高挑,皮肤偏白,头发是黑的,很少见对吧?挺憔悴不过能看出年轻时是个美女。先生,莫非您认识她?”

空气沉默了几秒。“不,我不认识。为了表示对这个可怜女人的同情,我决定和你们一起送她到墓地。谢谢你,先生。”

时过境迁。我成年了,已经能够独当一面。父亲于半年前去世,将家产与名分留给了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儿,美丽,活泼,一见倾心。我们很快坠入了爱河。巧的是,她的名字也叫伊莎。她使我我复活,尝到了那种转瞬即逝的甜蜜滋味。我们常常约会,感情如胶似漆,街角卖杂货的老头甚至说我们已经私定终身了。实际上也差不多了,就在我即将向她求婚之时,父亲在法国留下的一笔财务纠纷需要我远渡重洋。她许诺会等我回来,我也准备一回国就正式迎娶她。一湾浅浅的海峡分开了彼此,而海峡的名称也似乎预示了结局:“Death OVER”

那笔麻烦的债务让我在法国呆了大半年。事情一结束,我立刻买了回程的船票返回家乡。许久不见,她的衣着华丽了很多,两颗钻石耳钉,镶着闪光宝石的插梳,让她看上去漂亮极了。我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顾不得细想这些,当即激动地向她求婚,她的反应却不尽敏捷。

“你才刚回来,家里的事情还有好多需要处理,再等等吧。”

我很快觉出了她的变化。她借口家里有事,不愿与我约会游玩,而是用信件来往取而代之。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中,谈话也力图避开结婚的话题,总是用其他内容岔开或者以各种理由推迟,最后干脆就是几句浅薄的敷衍:“再等等吧。”

再等等吧,再等等吧。这其中的异常太多,我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她究竟发生了什么。通过各种途径,我发现她还与几个男人同时来往,享受他们的馈赠,过着奢侈的生活。难怪她能买得起缀满花边的绸缎洋裙,各种珠宝首饰自然也都缺不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她还有了身孕,那孩子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是我的。毫无疑问,她背叛了我。想想吧,大洋彼岸的无数个日夜中,当我满腔爱意的想念她时,她正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温言软语……似有一声嘲笑在耳边响起,一阵难以抑制的眩晕恶心袭来,我失去了知觉。

恢复意识时,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家废弃医院。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下是肆意横流的暗红。她躺在手术台上,腹部血肉模糊,一个尚未成型的婴儿置于当中。血液与灰尘混在一起结成肮脏团块,指间一片粘腻。这是怎么回事?这绝不是我做的!颤抖着举起双手,左手手指上套着五把指刃,鲜血顺着刀尖滴在地上。不,我从来没有这些东西!是谁,有人诬陷我!猛然扭头环顾空无一人的四周,破烂的手术帘上只映出我一人的身影。

将指刃褪下一把掷在角落里,我看着手术台上的尸体恨不得当场疯了才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掏出手绢将手上血迹擦净。管他谁干的,总之不能让警方注意到自己,我可不想无辜给人背锅。深吸口气走上前去查看尸体,惊恐的表情还未退去,四周灰尘的痕迹显示出她曾奋力挣扎。腹部的割裂伤显然是致命的,心想着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指刃。这东西留在这会被查到的,得想个办法处理掉。转身把指刃捡了回来擦拭干净,雪亮的刀刃上映出一张面孔,是我吗?

找个地方埋掉它吧,这地方我一辈子都不想再来。

事实证明,这件事给我的打击是巨大的,虽然警察没有找来,但是却发生了另一件更糟的事情。自那天以后,我的脑中时常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在回响,他在对我说话,富有逻辑,完全像是另一个健全的生命。他怂恿我做一些破坏性的行为,因此我最喜欢的玩偶都被剪坏了。我曾试着去缝好它,却发现那是徒劳的。他在脑海中放肆的大笑,嘲笑我试图缝合玩偶的傻样有多么滑稽。我感到有些害怕。

为了排遣负面情绪,我捡起了少年时期所学的绘画。我发现只有在绘画时他才会安静下来,不管怎样这是件好事,我应该继续下去。

又是一个普通的早上,我醒来时觉得左手有些异样。坐起身一看,睡意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那些被我埋掉的奇怪指刃,正紧紧套在手上,上面还有干涸的血液,随着刀片的相互碰擦一片片剥落下来。那一瞬间我几乎懵了,心脏咚咚地撞击胸膛几乎喘不过气。我是没睡醒吧?一定还在做梦……不由自主闭上眼默默祈祷,醒过来,快醒过来……

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改变。

强作镇定收拾好东西下楼用餐,侍女送来一份裁好的报纸。头版大大的加粗黑体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视线:“白教堂杀人案”。

“今日凌晨,中年妓女玛莎塔布莲的尸体在伦敦东区白教堂地区被发现,受害者身中三十九刀,其中九刀划过咽喉。死状凄惨,凶手尚未找到,警方……”

我没敢再看下去,这与那带血的刀刃……该不会……不,这根本不是我做的,我昨天根本没有去过伦敦东区!难道是“他”所为?难不成他已经可以在我睡觉时……不不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干笑了一声,似是承认了我的猜想。一瞬间我如坠深渊,歇斯底里地喊着求他不要再杀人,然而得到的只有一片沉默。这样下去不行,不行……不管怎样我得阻止他,这坏的一半!

临睡前我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希望这样能起点作用。翌日醒来桌上多出一张纸条,是我的笔迹:

“阻止我吧,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玛丽 安 尼克斯

安妮 查普曼

伊丽莎白 斯泰德

凯瑟琳 艾德文斯

玛丽 珍 凯利”

这显然是受害者的名单,可要想在东区上万名妓女中寻找这五人,又谈何容易?

我开始恐惧入睡,每天早上从铁锈味中醒来,我该如何摆脱他?我甚至能感觉到身体在逐步被他侵蚀。不久,第二起命案出现在报纸上,紧接着又是第三起。他甚至同我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将装着半个包着报纸的肉块的木质礼盒留在了桌子上,纸条上写着:寄出去!

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显然想彻底占据我的身体,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我通过报纸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疯狂得令人绝望。他完全占了上风。不,我是不会停止反抗的,没有胜算就把所有的都毁掉好了,反正我们两个共用一个身体不是么?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即将到来的命运,那便是死去。

我拿起颜料坐在画板前。昏暗的房间,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窗口向下眺望。走啊,上前几步就能结束这一切了。我闭上眼睛挥动手腕,没听到任何物体砸落的声响。

好孩子不见了。

迷雾中的身影隐隐约约,在死去的妓女旁解下披风飘然离去。风衣口袋里装着一封信,一封印着火漆的信。





是根据杰克的推演写的!花了不少心思(づ ●─● )づ是个人理解!

怕有的小可爱看不懂结局来解释一下——杰克的好孩子人格本来就被一连串的打击搞得精神恍惚,在坏孩子的推波助澜疯狂暗示下把作画的过程当做了真实,误以为自己已经跳楼自杀而实际只是完成了那幅画。好孩子认为自己已经死了于是彻底沉寂,坏孩子彻底占据了身体,杀掉第五个妓女之后带着邀请信去了庄园√

一个大胆的脑洞

其实Riot只是把侵占地球说给Carlton听听

只是为了让Carlton破釜沉舟跟他上火箭

实际只是想拐走卡总带他私奔毕竟在Riot的地方发生些什么又有谁知道呢嘿嘿嘿【划掉】


Riot:这个美人归我所有我要带回家去


是暴卡!卡尔顿怎么这么美丽1551

11.5江澄生日快乐!
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用心的一张生贺了!p1原图p2滤镜√第一次拿板子上色不会图层不会涂色从上午九点折腾到下午两点才整出来甚至还没画背景∑被自己蠢哭
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角色,有好多想说的又觉得啰嗦,那就全部浓缩成一句话吧
世界上最好的阿澄啊,生日快乐

【羡澄】终究

$aint.Ⅲ叁 教 主:

啊咩爱江澄:



意难平。




————————————————————




他为魏婴送走自己心爱的小狗。




他与魏婴共享父爱。




他与魏婴一同喝阿姐的莲藕排骨汤。




他与魏婴同入云深求学。




他主动背受罚的魏婴。




他接过魏婴抛来的枇杷。




他笑魏婴搔首弄姿。




他气魏婴英雄病。




他为魏婴失丹。




他为魏婴与众家主辩论。




他假装与魏婴决裂。




他偷偷带穿嫁衣的阿姐去看魏婴。




他同意魏婴给阿姐的孩子取字。




他眼睁睁看着魏婴被万鬼吞噬。




他不信魏婴死了。




他不信。




他负随便三月。




他袖藏陈情十三载。




他一直在等魏婴。
























可终究竹马敌不过天降。


【安雷】画手+文手安利向

айщшчцъ:

画手:
然爹  阿维老师  鱼粉老师  糖水老师 
三千喵老师 澜老师  卷老师  白鲤老师
三三老师  千落老师  蒙纸老师  羽柒老师 
狼尾老师  东睡老师  酒酱老师  着色老师  
喵果老师  十八老师  合金老师  抹茶老师
千赫老师 咕老师 蘑獭老师  619老师 苗子老师
珮瑄老师  团子老师  欲白老师  塔罗老师


文手:
颜色老师  狙老师  萝卜老师  阿累老师 
阿瑛老师 敛然老师  水母老师  葱老师  
热咖啡老师  铁老师  甜心老师  雪老师  
茶树菇老师  君矣老师  鱼蚝老师 
怪兽老师    锋银老师    犬嗣老师  
童安歌老师 诺言老师  疯魔老师


*特别推荐三篇我的入坑文也是我现今为止最爱的三篇安雷文:
狙老师的的《奈落之花》
颜色老师的《撕咬》
萝卜老师的《鲲鹏》


另外是安雷文画大博客↓
安雷创社
安雷酱催婚bot
安雷仓库


*排名不分先后,给每一位老师❤❤❤
*鉴于临时起意的整理,非常匆忙,很大概率遗漏了一些很棒的老师,在这里向你们说声抱歉!等我有时间再整理一个更全面的!鞠躬



雷安老师列表

满眼老师我……

我是个菜鸡:

天哪居然看到了自己.....荣幸!整理辛苦!❤️


诗晏公子:



·是希望lof能有列表有备注的延伸产物,方便自己吃粮并且将各位老师安利给大家。超喜欢各位老师的!(尖叫)【可能有些老师我还没有发现!如果没看到请你们安利给我!!会引起大家争议的老师我就不放上来啦!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本条lof允许转载!并且时不时会更新!】
·戳有下划线的就是链接啦!(我开始混更了——望天。)
·
老师们的组合公共号(有文有图有马术比赛)
接雷安投稿的委员会
雷安每日优秀tag整理




【画手】酿总   照衣老师   桑竹老师   化间老师   原则老师   莉爹   莉爹的小号   虎爹   叙老师    泽老师    深知老师   电总   吃爹   奔爹   面哥   邱老师   猫哥   芥末老师   炉哥   竹老师   吴爹   栗老师   昼老师   嚼爹   苒哥   言帅老师   维鲁老师   夜老师   桑子老师   星望老师   奏起老师   涂老师    y子老师   芽生老师   海龟老师   星音老师   报纸老师   众老师    野老师   咸鱼遥老师   允露老师   菜爹   名前老师   羽鸦老师   昕老师   几木老师  硫磺火老师   自然老师   朱律砂老师   画多老师   灰总   私老师   髁老师   伞老师   慢老师   小小老师   氨老师   麦麦老师   狗哥   冰川老师(主雷安,杂食注意)   更西老师   品老师(除雷安还产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豸連老师   星缀老师    泥马老师   鹤老师   灰老师   雾老师    雷安现世旅行365天(不知道——该叫什么老师!我的锅我的锅)   盐老师   笑老师   钥老师(含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流珠老师   凌哥   黑圈老师   越老师   醋老师   更陈老师   胜老师   香老师    终夜老师   纱老师   芋头老师   游暮老师(杂食注意)   腌老师   茶老师    幽老师   北冥老师   全息老师   森哥    宵狐老师




【文手】肉卷老师   粥老师(含拆雷安的注意)    十一老师   鹅老师    Jane老师    Mercury老师    荷颜老师    萧辰老师   白鹭洲老师  十字老师  斯斯老师    Eunoia老师   空号老师(?)   琰轩老师   Ame老师   朝黛老师   黑砂老师   水星老师   基老师   皂老师   yoyou老师   遥哥    阿欣老师  子瞻老师   北泽老师    言南老师   兰芽老师   八树老师   亡笙老师   一老师   背彻老师     M老师   芷锦老师   泡老师   疾风老师   A老师   moleko老师   乔木老师    GREYLIN老师   mars老师   饼老师   伞响老师   鸦老师   东东包老师   京霍老师   颜荀老师   林子大老师   秃杉老师   东条北老师   闻绍老师    耀老师   晓岚老师   山鬼老师  西沉老师   白雎老师   篮子老师   一个疯狂产肉的研究所(有很多安哥性转注意)   子眷老师   鹿柴老师   安零老师(杂食注意)   渃老师